首页>今日关注> 校内减负校外增,症结在哪里
校内减负校外增,症结在哪里
来源: 未来网  2018-02-06  责任编辑:柴源  www.k618.cn
内容提要:学生课外负担有多重?杭城某小学校长做了个两会提案调查。调查发现,周一至周四,晚上开始参加培训的占50.0%,甚至20.1%的学生参加2个以上的培训班。到了周五至周末,没有参加培训的仅8.8%,...

  学生课外负担有多重?杭城某小学校长做了个两会提案调查。调查发现,周一至周四,晚上开始参加培训的占50.0%,甚至20.1%的学生参加2个以上的培训班。到了周五至周末,没有参加培训的仅8.8%,参加2个班以上的占70.9%。

  课外班大行其道,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。课外负担重到什么程度?以至于,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将“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”列为非补不可的“民生短板”。

  这么多年,我们一直喊着“减负”“减负”,但事实上中小学生学习负担越来越重。从1955年7月,教育部发出新中国第一道“减负令”——《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》以来,国家层面已发布了9道“减负令”,地方出台的“减负令”更是不计其数。

  在一道道减负令下,学校确实是减负了。孩子们的书包轻了,公办学校一二年级只有口头作业,放学时间甚至比幼儿园还早。当我真的相信中小学生被减负到没有压力,可以“放养”娃了,我身边的朋友幽幽地说,等到三年级你就后悔自己当年有多天真。减负只是减掉体制内公立学校的负担,小升初考民办中学才是大家挤破头去抢的。虽然,民办学校很多年前就禁止通过考试选拨了,但各种名目繁多的变相选拔仍一直在进行中。想要进入优质民办初中,除了四年级以后要求全优,各种竞赛的名次奖状成了最有说服力的敲门砖。

  为了迎合应试需求,课外补习成了一些学生的主餐,学校教育反而被弱化。语文出版社原社长王旭明认为,从教育内部来说,重考试、轻课堂,课上问题没解决,只好到课下解决,这是各种培训班盛行的重要原因。减负只是把之前在学校的压力转移给了家长,升学的压力不减,上升的通道不变,减负最终只能变成一句年年都喊的口号。

  事实上,比赛的“起跑线”也越来越早。为了能考进民办小学,幼小衔接补习甚至是奥数早已在幼儿园开始大行其道。孩子们不是在课外班上,就是在去课外班的路上。中小学教育越来越走入了“减负减负,越减越‘负’”的怪圈,结果是苦了孩子、累了家长、害了老师,富了三班(补习班、培优班、兴趣班)。

  一方面是学校减负后的轻松自如,另一方面是校外培训的热火朝天。正如媒体报道,体制内的素质教育与体制外的应试教育离奇地组合在一起,构成了今天城市教育最熟悉的图景。当年一篇《疯狂的学而思》将偌大的教育培训市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,但一次次的报道之后,并未改变教育之现状。